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八)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2017-02-09 22:12:52|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战友

                                       杜冬云

经历战场上生与死,血与火的淬炼,“战友”这个称谓会觉得格外神圣。是战争令我体会到了战友情谊的可贵。

在前线,我和我的战友们犹如一家人般亲密无间,相互间没有了资历之分,职务之分,年龄之分,甚至性别之分。不论干啥都能做到步调一致,目标一致。后方家里托人带来的食品大家分享,一封家书共同阅读,没有隐私秘密。在战斗中更是体现在相互间信任,无私的支持与紧密的合作。

一批批伤员的通过,一台台手术的进行,都是我的战友们在以高度的责任心密切配合,顽强坚持。

不停的手术对医生的精力和毅力是极大的挑战,体力更是极大的消耗。大批伤员一到,我们的几位医生犹如扎根在手术室里,不吃不喝地埋头于连台的手术。时间就是生命,来不及按常规洗手消毒,每换一台手术只能把碘酒酒精直接往手臂上涂。常见朱医生简医生的双手及手臂被烧灼和不透气的橡胶手套捂的皮肤变了色起了皱,那不像是人的手臂,看着不禁心酸。他们一直在弯腰低头手术,走下手术台时常直不起腰来。但极度的疲劳并没有影响他们以精湛的技术,丰富的经验,对伤情的悉心诊断和果断处置。奋力的施救令不少处于死亡边缘的伤员转危为安。

董秀玲大姐也是全所唯一的麻醉医生,独自承担着大手术麻醉操作的压力与风险。对每一个伤员都如母亲般的心疼和悉心体贴。听到小战士连声对她说“你真像我妈妈”,我也被深深感动。

护士小惠业务上手挺快,没多久就俨然是一名合格的手术室护士了。

魏俊福医生也充分发挥了普外科专业的能力,在救治伤员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我们每完成一台手术就是一份释放,每挽救一个生命就是一场胜利。

在这场战争中,我们手术队勇担重任,凭整体合作的出色表现荣立了集体三等功。此外,个人还分别获得通令嘉奖和三等军功。

32野战所的每一位医护人员都一样,充分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相互间团结协作,各个岗位紧密衔接。为了伤员的安危,付出什么都心甘情愿。

一个深夜的手术中,一名伤员刚抬上我们那张备用的手术台就牺牲了。这台在紧张地手术,那台没声息地躺着,相隔仅两米。还有伤员在等着手术,这身边的烈士长时间的停放令我心里越来越不安和压抑。实在忍不住了,跑去敲醒刚睡下的李副院长。

“烈士放了这么久了,赶紧送陵园吧”。我隔着门央求道。

“等天亮了再送吧”。李副院长睡意朦胧地答道。

“不行!这么放着对烈士不敬,对正在手术的伤员影响太大。赶紧的!”我语气变得强硬。

 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不由分说的命令口吻把自己身份和副院长调了个位置。但副院长并没介意,真的就赶紧的起来去喊警卫班的战士。一切以任务为重,无从计较,心无芥蒂,这就是战友。

我们医院组建的后送组四位战友们也非常了不起。他们是内科医生喻峰、外科医生宋振祥,门诊护士刘建平,院务处助理员方德才。

他们承担的任务非常繁重,压力相当大。每天昼夜不停风尘仆仆地来回颠簸在坑坑洼洼崎岖危险的山路上,将伤员运送到后方兵站或二线医院。

送伤员的车不能太颠簸,怕的是伤口出血和痛疼加剧。细心的他们先是在卡车车厢里垫上约一尺厚的泥土,再铺一层稻草,最上面铺棉被。车速还不能过快,要不时地停车为重伤员测量血压,检查伤情。遇上伤情突然变化等紧急情况,还要当机立断迅速送往就近的地方医院紧急处理。

我的好友建平虽然与我同住一顶帐篷,可我们各忙各的,连见面打招呼的时间都几乎没有。只见她每走了一两天回来倒头就睡,几小时后爬起来又走。身上的军服和那张俏脸总是灰尘扑扑没干净过。我后来总笑她:在前线就见你在睡觉了。

建平说她参战期间吃的最多的食物不是热饭菜,而是吃时难以下咽,吃后一喝水肚子发胀的761压缩饼干。

建平是个小巧玲珑很漂亮的女孩,带着深深酒窝的脸庞衬着一对弯弯的笑眼,一开口就快人快语,非常精明能干。

战争中的女性往往会是一道风景。刚经历了战场上血与火的厮杀,小伙子们精神上得到了放松,见到这个腰挎手枪穿着干部军服的美丽女兵,难免有些牛气哄哄和对异性的探奇。小兵蛋子们会不知天高地厚地拿她这老兵打趣调侃:小丫头片子还穿四个口袋的呀?你那枪是打鸟的吗?令她哭笑不得。

她对伤员的深切关怀细心照料也深深感动了伤员们。为受到颠簸引起尿储留的重伤员按摩排解痛苦,小便器不够用她数次毅然拿出自己的饭碗为重伤员接尿。处置大出血伤员的果断,独自承担繁重运送任务的勇敢和能干,终令小伙子们对她肃然起敬。

对后送组的那三位男士我则没更多印象。虽在一个野战所,基本就没打过照面,那是因为他们的任务始终在路上。上千伤员的后送除了极少数有直升飞机的参与,都靠后送组四位战友日夜不停来回奔波,全都安全圆满地完成,路上无一伤亡事故发生。

战士们在战场上与敌人作战。我们则是在红十字旗下与死神作战。在战场上毙敌和缴获武器多少是战士立功的标准,而白衣战士挽救了多少生命是没有立功标准的。但谁能说他们就不是功臣不是勇士呢。

提起直升飞机运伤员也挺有意思。当时中越双方都不想让战争升级,所以没有动用飞机作战,这令空军无用武之地。能到前线接运伤员好歹也算参战吧,空军老大哥对此积极性相当高。但出动一次飞机并非简单轻易的事,牵涉到方方面面的指挥与协同,也就来过五六趟专接重伤员。

直升机降落时螺旋桨搅起遮天蔽日的风沙黄尘,令我们吃尽苦头,衣服敷料都白洗了。空军还有个苛刻条件,就是要求抬伤员上直升机的必须是军人,怕的是民兵中混进越军特工破坏飞机。

飞机一来我们都要参加抬担架,女兵四人抬一副。我们已经很疲劳了,抬着沉重的担架走在坑坑洼洼的田埂上,你脚高我脚低的,踉踉跄跄挺吃力。上了飞机见穿着干净漂亮皮夹克的飞行员的得意样子真有点生气。他们还求我们向上级多多反应,让他们多飞前线来接伤员。作为交换条件,允许我们进入驾驶舱参观。虽然不能飞上天,我们借机也把直升机观赏个够,满足了好奇心。空军的战友们尽管不能空中作战,但参战的热情也值得赞。

记得直升机最后一次来接伤员的情景,已经没有重伤员了,飞机也不好空飞,就让轻伤员谁愿意坐谁去吧。伤员们欣喜若狂,争先恐后地向飞机奔去。有个腿部负伤的小战士无法走动,急的大哭大喊“我要坐飞机呀,我要坐飞机!”。我们都忍俊不禁。上战场你不哭,负伤你不哭,想坐飞机就哭成这副熊样。得,“赶紧把他抬过去”。

(未完待续)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八)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右起简建华魏俊福朱云发惠京兰董秀玲杜冬云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八)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战地记者为我们手术队拍摄的集体照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八)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当年的作战军人都吃过这种压缩饼干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八)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直升飞机接运伤员,右一为朱云发队长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八)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配属第32野战医院的靖西医疗后送组

左起:方德才 宋振祥 喻峰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