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网易考拉推荐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七)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2017-02-09 22:1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竭尽潜能

                                    杜冬云

由于当年作战的步兵都没有配备钢盔,按后来的统计,脑外伤占死亡率超过50%,能活下来送回国的不多。我们这支颅脑手术队名不符实地突破了专业界限,各类伤情都要处置。除了颅脑伤,骨科及肢体伤的处置也是我们这组医生们的强项,而开胸开腹术并非所长,但必须以挽救生命为第一位。碰到胸腹部伤情复杂难度特别大的,我曾一旁帮翻着手术图谱参考。

我是当时全野战所唯一的专科手术室护士,技术操作与临床护士截然不同。除了负责本组手术的全部配合之外,还要顾及另一台手术配合工作的各项说和教。不停地穿梭于两个手术间,这个喊那个叫的,令我手脚无法停,脑子无法停,嘴也无法停。只恨没有分身术。

手术室里,伤员及抬担架的民兵不停进进出出,脱下的肮脏军服军鞋和枪支弹药堆了一地。本应严格的手术室无菌要求根本无从谈起。还不到一天,战前准备几天的手术敷料基本告罄,供应组争分夺秒地赶做。无菌手术服很快不够更换,医生们只能穿洗了马上消毒的湿手术服。再后些连洗都来不及,直接消毒带血迹的手术服。小手术连盖伤口的无菌巾都不够用。手套用完了来不及消毒,只能先用药水泡泡戴湿的。手术器械周转无法达到规定消毒时间,在煮沸消毒的锅里再加入消毒液权当双保险了。到后来甚至连医用脱脂棉都不够用,供应的竟然是做棉衣棉被用的普通棉花,用于加压包扎伤口根本吸附不住血水。

时间就是生命,一切操作都因陋就简地打破了常规。毕竟和平环境下的军队缺乏战地救治经验,准备工作的不足,医疗条件的简陋,装备设施的落后,技术力量不尽合理的配备,尤其是后勤保障供应的短缺,这些糟糕的状况所造成那种极其紧张忙乱的局面,我这手术室护士的体会尤为深刻。这真是那个年代野战条件下手术的真实状况,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十分感慨叹息。

源源不断送来的伤员,争分夺秒做不完的手术,令我们全体人员没有片刻的喘息,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只是看到一会天黑了,一会又天亮了,再天黑,再天亮。没人想到要吃饭饮水。炊事组顾着伤员根本顾不上医护人员。第二天才想起来,拎了一桶军用蛋奶粉冲的米糊不管冷热地放着,谁饿了自己去舀来喝。

所有人都发挥了最大潜能,恨不得多长几双手,一分一秒也不停下来。从16日白天算起,近百小时高强度的连续作战,令医护人员都超越了生理极限。我只觉得说不上是头重脚轻还是头轻脚重了,腿脚站肿了鞋子很紧,身上的白大褂满是斑驳血迹。疲惫的精神恍恍惚惚,不时会有片刻不知道身在何处地发晕发飘,听到的所有声音都是嗡嗡含浑的,但无法停下手上的工作。唯一的信念在支撑着大脑极度疲劳的神经:抢救生命,与死神作战!

直到19号晚,广西河池地区医院的六人手术队赶到,替换下了我们。大家军装都没脱,全散了架似的倒头昏睡过去。

按说将近四天没合眼的人要连续睡十几个小时才能缓过劲儿来,可我们满脑子都是伤员和手术台。也仅仅睡了约5小时,朦胧中听到运伤车的呼啸声,是又一批伤员到了。个个不约而同地爬起来奔回手术室。 

在我们耳中,运伤员的车声如同战场枪炮声,会高度的敏感和紧张。责任感令大家的神经紧绷,已经处于无法休眠的状态。

不单是这第一战役,更为特殊的是,靖西是许多部队回撤的主要通道。开战的28天,不分昼夜几乎天天都有伤员从这里撤回。我们前后收治过来自七个军的伤员(除广西方面五个军外,还有从云南战场撤过来的)。粗略估算大小手术约一千五百多台次。我们这小小的野战救护所,承受了救治伤员的巨大压力。

开战的二十八天里,我们几乎没有按时吃过几顿热饭菜。经常是刚准备吃就被刚到的伤员和运送人员狼吞虎咽吃光了,清汤面条是我们的常规餐。基本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合衣倒在伤员躺过的地铺,在一时空置的手术台或敷料台打个盹都有过。

有次半夜里我实在累极了,见缝插针倒在隔壁刚空出来的手术台上,在一旁收拾的护士说,烈士刚抬走你就躺上去,不在乎呀?

顾不了这么多,让我躺几分钟吧。

没有任何讲究与选择,能歇一下就是享受了。

开战的一个月我们洗过几次澡?洗过几次衣服?对此我没啥印象。问参战的几个战友,他们也没印象。

三组手术人员不分日夜轮班转。伤员转危为安是我们最大的欣慰,救不过来牺牲的烈士是我们极大的痛心与负疚。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