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网易考拉推荐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十二)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2017-02-08 14:57:37|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俘伤员

                                  杜冬云

战争必然会有战俘。此次战争关于交战中的双方如何对待战俘,有诸多说辞不足而论。但肯定的一点,进入我国境内的越军战俘是受到优待的。

我方严格遵守了日内瓦公约,专门建有战俘医院和战俘管理所。听管理人员讲,不少战俘说只有当了俘虏才真正吃饱穿暖了,甚至表示不舍得离开中国。

伤员更是给予了人道的救治。我们野战所由于在最前线,也收治过为数不多的越俘伤员,且都是由我们这个手术组处置的。

对战俘伤员的救治,我们一视同仁。战俘甚至也被我们感化,敌对情绪发生了转变。我就经历过一件很特殊的事。

一天中午,一个团的参谋送来一位大腿股骨枪伤的越俘,是攻打敌方山洞时俘获的。当时他的同伙全部弃他由另一个洞口逃去。

医生们还在进行着另一台手术,我先为这战俘输液和摆好手术体位,并为他盖好被子。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比手画脚地向他表达随后将进行手术并要实施全麻。

接着,我把他的随身物品归拢到一起。除了脱下的军服,还有一个蓝色的帆布挎包。包里有一件我国天津产的银灰色雪花牌毛衣,一支黑色上海金星牌钢笔。再翻开一个也是中国产的皮革钱夹看,里面除几张越币,有一枚漂亮的军功勋章,居然还有一副中尉的领章。哇,这家伙还是个有军功的军官呢。

有一卷印着中国制造的医用绷带引起了我职业的好奇。反正也用不上了索性拆开看,军绿色的绷带一头连着一块带止血粉的纱布。想到我们的伤员包扎用的还都是不知放了多少年的三角巾,好东西都支援越南了,唉……!

他的全部物品令我不由得心里五味杂陈,但并没动声色,而是把所有东西一一展示给他看,继而统统塞进那挎包内。示意会为他保管好,让他放心。

他一直侧头默默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待准备实施麻醉的那一刻,他突然仰起身子,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嘴里呜哩哇啦急切地说着什么。

搞不懂他啥意思,大家决定先暂停手术。我跑去找所里的越语翻译老何。

当时部队召集了一批被驱赶回国的越南华侨担任参战随队翻译。备战期间,我们就常见41军部有一支奇怪的队伍出入。高的高,矮的矮,老的老,少的少,穿军装不带武器,行动举止完全没有军人做派。这老何当时就在其中。他约莫四十多岁,看起来是翻译中年纪最大的,也许是这个原因被分配到野战救护所。之前我们救治几个越俘伤员也不用过多交流,所以一直没把他派上用场。

老何与越俘交谈后,磕磕巴巴地说部队里有越军特工。这可是重大情况。

没想到的是这老何除了越语和法语,只会讲广西的壮语。看来没让他出境作战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

我们谁能懂壮语呀,说的说不清,听的听不明,一时都不知所措。那位送战俘来的团参谋更是急坏了气坏了,暴躁地操着北方粗言跺着脚开骂。我想了想,冲出去找民兵连长。当连长的应该是最醒目的人吧。果然,民兵连长的到来解了围。

手术室里即刻形成了一个复杂的语言翻译圈:战俘用越语讲给老何听,老何翻译成壮语讲给连长听,连长半粤语半普通话的翻译给我听,我用普通话翻给那位团参谋听。

事情是这样的,越俘被押往该团时,见到了一名叫阮绍平的人,穿着我军的军装在团部出现。那家伙是个从华侨中培养的特工。中尉所以认得他,是春节期间和他在越南高平一起吃饭交流过。

特工已混进我部的指挥机关,是个相当危险的情况,参谋立即跳上吉普车绝尘而去。

怎么评价这个越军中尉对自己阵线的反叛行为呢?我个人的理解,同伙丢下负伤的他各自逃命一定令他心寒,被俘后受到我军的优待和救治是有所感动,此举是报答或想将功折罪吧。再说,他供出的也是你们中国人的汉奸,哼哼……。

有个腿部负伤的越俘,躺在帐篷里等待送战俘医院。一帮民兵围着帐篷起哄,发泄着对越军的怒气。我见状过去进了帐篷,见那不过是个孩子吧(16岁),样子有点像我也是16岁的弟弟。伤痛及惊恐加寒冷缩成一团在瑟瑟发抖。摸摸头,有点发烧,顿然心生怜悯。

我转身不客气的喝退了民兵,拿起一张毛毡给他盖上。这时,他突然从身上摸出一塑料袋五颜六色沾着白糖的糖块,硬往我的手里塞。见我拒绝竟然一下子流出了眼泪。我只得先接过,趁着给他掖好被脚时悄悄塞回了他身边。

唉,战争中蒙受苦难的同样包括双方的士兵和人民呀。

战俘中也有顽抗不屈服的。有一天,押来几个女俘虏引起众人好奇围观,我也跑去看看。见卡车厢里三个越军女兵,反绑着手,齐齐倔犟地把头扭向车头的帆布篷,死活不想让人们见到脸,只能看到侧身侧脸,个个云髻高盘,军服紧裹的身材曲线十分苗条性感。大家在纷纷议论,越南被美国人号称“东方美女”之国,果然名不虚传。这时通知我还有一个受伤的俘虏要处理,我赶紧跑去关押的草棚。

打开草棚门,只见是一个约十八九岁的姑娘,并没有穿军装,一身典型的越南民间装束。黑色的宽腿裤,蓝色的无领衫,打着赤脚。圆圆的脸庞,身材浑圆不失苗条,肌肤白皙,唇红齿白,挺漂亮的。但那本来很美的双眸充斥着不屈的敌意。

听押解人员说,押送的这几个女俘虏,是和我们的伤员同车回国。途中趁押车战士睡着了,一起动手动脚想弄死我们的重伤员。伤员的喊叫声惊醒了士兵,愤怒情急之下,一刺刀挥过去劈伤这女子的背部,并击毙了一个最凶残的。

示意她跟我走,不肯动。拉她,挣扎着。我只得板下脸费力地连拉带拽,推推搡搡把她弄进手术间。

进了手术间她仍不肯就范。我示意要为她消毒,她一脸凶相怒目圆睁对峙着,坚决不肯转过身把背部亮给我看,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我只得用力把她身子扳过去,只见从肩胛处往下有近三十公分长的一条伤口。翻裂开的皮下脂肪白花花的却不见有血。

我一手端着碘酒瓶,一手持长血管钳夹着棉球要先做消毒。不料,她抬手奋力挥来,把整瓶碘酒打翻在地。

这下彻底激恼了我,不识好歹的东西!

我快速操起满满一瓶酒精对准她背部泼去。

嗷的一声惨叫,疼得她终于老实了下来,乖乖地让我们做完处置。

说实在的,对这个女俘虏的不屈服行为,我从心里还是佩服的。因为我们不也是受这种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教育的吗。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