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三)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2017-02-10 14:04:3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结边境

                                          杜冬云

1979年元旦这天下午,突然接到出发命令。紧忙打点医疗器械等手术装备办理托运。第二天晚九点乘坐北京至南宁的5次特快列车前往广西前线。

在衡阳车站月台上,分部首长带着参谋人员已经在等候。首长把我们每个人仔细打量了一番,突然,他瞪大了眼睛厉声质问为我们送行的副院长:“他们的枪呢?”

副院长张大了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是啊,谁会想到医务人员要配枪呢?我们任务是医疗救治,武器应是一技傍身的专业和手术器械吧。

“为什么不配枪?你以为他们是去玩的吗!”首长越说火气越大,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呜……列车喷着白白的雾汽驶进了站台。“车来了,快上车吧。”有人大声喊了一句,总算给万分尴尬的副院长解了围。

来送行的还有朱医生的夫人领着五岁的儿子,简医生身怀六甲的妻子。分别时刻我注意到,她们眼底深处的那份担忧与不舍难以掩饰,可都作出一副轻松的样子,没有把伤感外露。她们同为军人,懂得军人的职责和使命。

上车后在普通硬座落座不久,列车长经过该车厢,看到行军装束的我们,匆匆拨开通道上的人群,边走边大声说道:“来来来,给抓小偷的腾个位”。

这话让我们诧异,抓小偷的?谁?没想到幽默的列车长指的是我们。

不多会儿,一位列车员过来,说列车长已经安排好了卧铺,请我们赶紧过去。

当时尚属军事秘密的行动是瞒不住铁路人员的。从一趟趟向西南开去装载坦克火炮及满满兵员的列车,不难猜到我们同方向进发的参战身份。他们在为奔赴战场即将浴血厮杀的军人们尽自己的力量。很为他们对军人的支持和关怀感动!

第二天上午九点到达广西南宁,向南宁前线指挥部报到,再换乘军列,咣当咣当地直接开进崇左兵站。

当晚在兵站住宿,女兵住平房,男兵住帐篷。兵站里人员车辆熙攘往来,昼夜不停紧张忙碌地装卸转运各类战备物资。刺耳的列车鸣笛及各种嘈杂声,整个兵站通宵达旦的白炽灯强光令大家都没睡成安稳觉。在此地此刻,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了战争前奏的气氛。

次日早六点,吃过桂林米粉的早餐,我们和同期到达的167医院胸科手术队及165防化队分乘两辆军用卡车,继续向目的地——靖西县出发。本来沿着边境的公路前往应该不太遥远,但边境公路已封锁,需绕道走另一条公路,大概要多加一倍的时间和距离。

中午在大新县的路边饭店休息吃午饭,每人又是一碗汤米粉外加一根油条。这么多人才花了11元餐费。一小时后继续赶路。

那时的中国还处在一个贫穷落后的时期,而靖西所属的百色地区(邓小平在此领导了著名的百色起义)又是广西最贫困的地方。处于云贵高原边缘,道路以山路为主。汽车行驶在黄土公路上,为避强劲凌冽的寒风,车头前的篷布是放下的。滚滚的黄土泥沙肆无忌惮地从车后往车厢里卷,把人人弄的灰头土脸看不清肤色。鼻子嘴巴里都是土,绿军装彻底染成了土黄色。

进入靖西境内,沿途的百姓无论大人孩子,见到军车都热情地挥手致意,我们也不停地挥手回应。这景象在内地已难以见到,让我们顷刻有了军民鱼水情的感受。

下午四时许,终于到达了靖西县城。

靖西,这个中国与越南接壤直线距离最短的县,同越南高平的茶岭、重庆两县山水相连。 边境线长152.5公里,是即将爆发的中越战争主要屯兵地之一。这里驻扎的部队是第41野战军——中国陆军的王牌军。解放战争时期,这支英勇顽强的部队打出了一个赫赫有名的塔山英雄团。

一个边陲小县因突然驻扎了数万大军而变的热闹起来。不,应该说是热火起来。原本风光旖旎的景色变得凝重:几乎所有村寨都驻扎着部队,到处都是演练的军人。空气中好像处处充满火药味儿。武装越野奔袭的队伍,实弹射击的枪弹呼啸声,背着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王成那样步话机“洞两叁拐……”呼叫的通讯兵,奔跑架线的电话兵随处可见。晚上,各部队驻地轮着放映《地雷战》《地道战》《打击侵略者》《南征北战》《英雄儿女》等战争教育教学影片。战前的军事战术训练与思想政治工作同步紧张地展开着。

我们手术队配属于**军第32野战医院,将担负战地一线救治任务。但作为军区卫生部派出的专科手术队,有相对的独立性。除了就餐,实弹射击和重要的文件传达学习等集中在一起,其余的时间由我们自行支配。

我们住宿被安排在县城一座结构精致的老式宅院,内有天井和带回廊的二层小木楼。在当时贫穷的小县城里它可算得上一座“豪宅”。与32野战医院驻地隔着一条狭窄的街道。据说这宅院是县土产公司的办公楼,却不曾见有人来上过班。也难怪,大战在即,房子应该是被腾出来支援战争了。(2005年我们回靖西时,看见这楼已成危房被封闭了;2016年再回靖西时以为它早已踪影全无,没想到却修缮一新。门口挂着几块牌子,竟然是上世纪四十年代越南胡志明主席领导的“越盟”靖西办事处旧址,是文物保护单位。)

“豪宅”里并没房间给我们住(估计是里面的办公设施不好腾出,加上军队也是临时征用)。我们六人,同时还有157、167两个医院的手术队员及165防化队队员,男男女女二十多人,统统挤在二楼敞开式回廊楼道的木楼板上打地铺。L型的楼道,男兵住一边,拐个角住女兵。没遮没挡的,任何人一点动静所有人都能听到。塑料布一铺,既是床单又当褥子,盖的是单薄的军被。

一月份的靖西虽然比湖南要暖,但比广东要冷的多。尤其白天夜晚有十几度的温差。回忆这段经历时,我说住的是四面通风。简医生说的更夸张但也更准确,是八面通风。

近乎露营的处所难顶夜晚的严寒。夜里5度左右的寒冷和这八面的来风冻得几乎无法入眠。只能把毛衣穿上,棉衣压在被子上,相互间紧挤着还是冷。大家又想了一招:打开军用雨衣蒙在被子上。雨衣不透风,一面是防水布,一面是橡胶,这下就暖和多了。那会儿年轻,血气充盈,适应能力也强。

 几天后,其他几个医疗队都转走了,偌大的“豪宅”里就剩下我们六个人。自己管理自己,真有点无拘无束的感觉。

 刚开始那几天,我们还比较自觉,认为应该主动参加野战所的活动,从早上第一件事出操跑步开始。

晨操跑步在我们大医院都是象征性地活动一下,跟野战医院的训练真是没法比。第一天出操就令我们颜面扫地。只见他们几十男女老少腰扎武装带,步调一致刷刷有声地跑的速度极快,目标是三千米哟。

跟在他们后面,一百米就感到了吃力,二百米就拉开了距离,三百米则溃不成军停了下来。哈哈,好在天色未明,他们跑远了看不到我们几个散兵游勇的狼狈相。

野战医院体能方面的训练有素让我们望尘莫及,接下来的手枪实弹射击我们成绩也不怎么样。这个下马威熄灭了我们的自觉性。和人家比军事素质比体能,纯粹是拿自己的短处比人家的长处,不败下阵来才怪。

我们的长处是什么呢?在大医院里病案多,手术实践多,在医疗专业技术方面我们还是自信满满的。想想自己也有长处,何况还挂着军区颅脑专科手术队的招牌,令我们打心里还是挺牛气的。

不受管束的六个人过起了天马行空的日子。靖西的奇山秀水有“小桂林”著称,风光极美。每天晚饭后我们是信步流连,尽情享受着大自然赐于的水光山色。遇到哪个部队放电影想看就看,不然就回到“豪宅”里打扑克。对扑克牌从无兴趣的我也学着打五十K和争上游。常常六个人抓着五幅扑克打的热火朝天,有时到了废寝忘食地步。

几乎每个女人都爱逛街。小小的靖西县城被我们这些女兵逛过来逛过去熟的不能再熟,商店里有哪些商品都了如指掌。那时的县城真是小的可怜,简直就是一个小镇。只有一条狭窄的石板铺就的老街,一家不过百余平米的百货公司,一间不足四十平米的副食品商店,一座老旧的电影院,一个不大的半露天农贸市场,一个有小舞台的坑坑洼洼的广场兼足球场。用半小时就能逛完的小县城成了我们心中的繁华都市。

每逢城里赶集的日子,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好奇地打量四面八方涌来身穿民族服装的老人。尤其感兴趣是那对着山歌边走边唱的一群群青年男女。那时我就见识了如今称为原生态的靖西本土山歌。有声部之分,抑扬顿挫挺有韵律,可咿咿呀呀一个字也听不懂。

军区卫生部的领导挺关心我们手术队,专门来看望,还用吉普车送我们几个去军部看电影。春节前**军的副军长也带队慰问32医院,每人分到手的慰问品是一根甘蔗,一个苹果,三块水果糖。

1979年元月27日是除夕,夜12点正,震天动地的鞭炮声响彻全城,浓浓的白烟混和着呛鼻的硫磺味弥漫在空气中久久无法散去,街道上铺满了厚厚的落地红。惊叹贫穷的靖西老百姓竟能把鞭炮放的如此豪气慷慨。

靖西特产的香糯米被称为“中国十大珍米”非常有名,自明朝起就是皇家贡品。老乡们煮好了粽子纷纷送到各部队慰问子弟兵。浓浓的节日气氛,浓浓的军民鱼水情,令我们在边境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

那是我当兵期间最惬意最自在的日子。现在想想,那段散漫的日子说是疗养也不为过。

(未完待续)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三)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当年我们在靖西县住处如今已是陈列馆

 

  评论这张
 
阅读(86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