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网易考拉推荐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二)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2017-02-10 14:17:1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命备战

                                             杜冬云

1978年,有关越南当局疯狂反华排华,大力驱赶华侨,在边境挑起武装冲突,蚕食边境的消息不断地见诸于广播和报端。我所服役的部队隶属于广州军区后勤十九分部的第一六九医院。那会儿的气氛也开始一点点地紧张起来了,政治学习,形势讨论,战备教育……。

12月8日,按上级命令,我院组建了共六名成员的颅脑专科手术队战备待命(顺便说一句,我们医院是当时除军区总医院外广州军区的第二大中心医院,颅脑外科技术力量较强)。

手术队成员三男三女,分别是:队长、主治医生朱云发,时年35岁,毕业于第七军医大学的高材生。他性格沉稳,斯文儒雅,待人亲切随和,专业技术精湛,是我院脑外科的绝对主力;医生简建华,时年28岁,精明强干,浑身充满活力和热情,具有脑科和骨科的工作经验;普外科医生魏俊福25岁,寡言少语,踏实好学;女医生董秀玲是我们中年龄最大的,其实也就38岁,资深麻醉师;外科护士惠京兰23岁,柔声细气的北京兵,机敏利索,悟性很高。第六个人就是24岁的我,当时已做了八年的手术室护士,经验、技术都还是数的上的。

应该说这六个人的组合从政治思想上,专业技术能力和身体素质上符合参战条件。

说实话,开始我还真没把这次任务当回事。因为军队是一有风吹草动就搞战备,我多次担任过战备队员,早习以为常了。对这仗能不能打起来,我们能不能上前线,大家都心存质疑。我总觉得是又在喊“狼来了”。

直到某天上午,十九分部的首长来我院检查战备落实情况,接见了手术队全体,这可是历来没有过的。分部战勤科杨副科长神色紧张地把我拉到一边,一脸担忧地连声问:怎么是你?为什么是你?这次是真的要打仗了,你行么?你不怕么?连珠炮似的发问让我连个回话的机会都没有。

对他我是很熟悉很亲切的。刚参军时被分配在十九分部战勤科当打字员。科里的参谋们都如同兄长般地呵护我这15岁的小丫头。可是他忽略了,时光荏苒,我已经是有着第十年军龄的老兵啦。

哈,看这阵势反而令我着实地兴奋起来。崇尚战场,是自小生活在野战军营及受身经百战的父亲影响。别看我是个女孩子,儿时的玩具只有枪,和同伴游戏也是玩打仗。所受的教育和影响多与战争有关,骨子里有着深深的英雄情结。对战争的理解很单纯,认为军人就应该枕戈待旦,时刻准备战斗。战斗才能体现军人的价值,战场才是军人的终极目标。

待命中的手术队基本脱产学习和做装备的准备。院里正常的或急诊的颅脑手术也都交由我们这组人去操作,算是战前演练吧。我带着护士惠京兰进手术室见习手术的配合。她至今还记得初上手术台的细节,见那血呼呼场面紧张的手发抖,我在旁一个劲地让她镇静!镇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争的脚步渐渐逼近,我们参战的各项准备也越来越细了。我还专门跑到木工房求师傅钉了个四方形的小木箱,把我们几个人随身必带的生活用品集中装起以方便携带。 

按照规定,参战个人必须把全部私人物品打包封存并注明寄往地址,这是一旦当了烈士好进行后事处理的程序噢。当时我的全部财产,除了没几个钱的银行存折(我算是月光族),就是一块进口手表和一部那时称的上是奢侈品的双镜头相机。手表是随身要戴的,相机嘛,硝烟迷漫的战场上谁还顾的上玩它?留下吧(这个决定让我后悔至今,错失了多少珍贵的历史镜头啊)。

在填写寄往地址时,“牺牲”这两个字在我脑海中掠过。但对死亡真还没有过多过深的思虑。心中满满是军人的职责和使命,沸腾着的是那从小就被培养起来浓浓的英雄情结。

这期间,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这是我参军十年第一次也是从军期间唯一的一次接他的电话。

这个电话是从内部军线转过来的。那时想打个长途电话兜兜转转很不容易:先从父亲部队总机要起,转军区总机,军区总机转后勤总机,后勤总机转十九分部总机,十九分部总机转医院总机,医院总机转我们科室,科室的同事赶紧把我找来接听……

父亲是个身经百战屡建战功的军人,打过日本鬼子,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是志愿军中第一批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的,经历了极其艰苦惨烈的五次战役,身边的战友牺牲过半……

在线路嘈杂不甚清晰的电话里,父亲只叮嘱了一句他最有资格说的话“孩子,上前线了,你要勇敢啊!”

“爸您放心,我绝不会给您丢脸!”电话的这一头,我的回应也只有一句。

这是两代军人之间的对话。简短,干脆,利落,父女深情中不乏军人的豪气!父亲刚烈的性格和职业军人的特质给我的遗传及影响至深。

父亲所在野战军不仅是这次的参战部队,并且担任最重要的前锋主攻任务。只是他当时因重病无法奔赴一心系念的战场。听弟妹们说,部队开拔的那天夜里,他独自一人站在家门口的院子里踱来踱去,彻夜未眠。

(未完待续)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二)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当年开战之前官方媒体舆论宣传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二)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奔赴前线的颅脑专科手术队的医生护士们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二)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队长 主治医生 朱云发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二)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医生 简建华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二)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医生 魏俊福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