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四)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2017-02-10 13:59:58|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战在即

                                    杜冬云

进入二月,将要开战的迹象便一天天明显起来。三天两头不时地有我们的侦察兵在边境侦察时触地雷受伤和牺牲的。32医院另一个驻扎在城外的医疗所陆续地在收治伤员了。

开战前一周余,各个战地救护所分别部署到位。32医院将其参战的两个野战所进行了人员调整。一个所开拔去了靠近那坡县当时称南坡公社的地方,我们也于11日搬出“豪宅”,跟随其中一个所迁到了距县城3公里外的一个山坳里。这是边防二团的训练场,有一座很小的二层楼,开战后被用做重伤员病房。一间小食堂和两间小库房,后来都成了我们的手术阵地。山窝里有个射击场,可降落直升飞机。此地与越南的直线距离是7华里。

我们六人按男女分住两顶军用医疗帐篷。那帐篷很大,里面还衬着一层雪白的布,有前后两个门进出。有毛竹搭成的大通铺,让我们终于告别了一个多月的楼板地铺。

生平第一次住野外帐篷感到很新奇。可住二十多人的帐篷只住三人,显得格外空阔。那些天的夜晚总是在下雨,山野里万籁俱寂,时大时小的雨点淅淅沥沥叮叮咚咚地击打着厚厚的蓬布,就象是大自然谱写的一首木琴演奏曲,听着很是受用。

孤零零两座帐篷六个人,离野战所的集体住所有一段距离,夜里漆黑一片。太安静了。这安静可不算是享受,而是让人心里发毛。

其实真正令人不安的源于那被传得神乎其神的越军特工队。越军的特工队组建于1964年。在十年的抗美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不断发展壮大。接受过严酷训练的特工队员个个身怀绝技,其枪法精准,攀爬、擒拿、格斗等技战术运用娴熟。在这场战争中,越南军方专门挑选了一批精干、会讲中文的士兵组建了一支支小股部队化妆混入我军进行侦察或骚扰破坏,且多次得手。

进入边境,被人们谈论最多的,最需要提防的,最危险的威胁就是“特工”。

为防那防不胜防的特工偷袭,所里领导告诫我们提高警惕,晚上进入帐篷前要先观察里面有无动静,夜里千万不要出来。这不扯吗,一掀布帘就能进去,帐篷还能挡住子弹和刀剑吗?

所里配发的手枪与其说是自卫防身倒不如说是壮胆更为贴切。每晚进入帐篷前,大家手握着枪,男士们打头侦察,相互照应小心翼翼,确定里面没人再进去。

有个晚上进帐篷前,忘了是谁喊了声“有人”,并说见有人影闪过,惊的大家心跳到嗓子眼,枪机保险都打开了。绕着帐篷侦察好一会,确认无事虚惊一场。是太紧张的幻觉吧。

这样的住所令我们着实有点紧张,夜里根本安不下心睡觉。距越南如此之近,碰上那神出鬼没的特工偷袭,我们能是对手吗?我对手枪的运用要比董医生和小惠熟悉,每晚睡前都把子弹装满上膛放在枕旁。想好了,只要一有动静,管它三七二十一的,先一枪打过去。

晚上睡不好,白天也无法睡。靖西初春的气侯是晚穿棉衣午穿纱。中午的阳光火辣辣,进帐蓬如同入蒸笼,人无法待在里面,更别想午睡。

有一个糟糕的情况,进驻后全体人员水土不服。个个腹泻不止,浑身无力。简医生最为严重,脱水连床都起不来。两三天后才适应,但这对大家临战前的体力消耗不小。

短短这些天,大家都预感大战在即,抓紧各项准备工作。每天例行的政治教育(包括政治学习和业务学习)也增加了一项新的学习内容,即对越军战场的喊话训练。分为越语和俄语。入境参战部队学十句,我们只学简单的三句:缴枪不杀!跟我走!我们宽待俘虏!

越语挺象广东粤语的发音,大家说像鸟叫,哽哽咣咣好学不好听;俄语卷着舌头像马在喷气,好听不好学。开战后我们接收救治过战俘伤员,本来越语“我们宽待俘虏”这句或许有点适用价值,可谁都没想起来。哈,没能做到学以致用。

参战部队更是犹如箭在弦上,开进的变动很大。附近来了个工程部队,天天在搞爆破训练,距离之近总感觉我们帐篷随时会被炸飞。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聆听爆炸声。每当爆炸声响过后,我都忍不住要查看一下周围有什么遭到了破坏。

连队的战士都在集体剃光头了。这是上战场前必须的程序,为的是头部负伤后的处理。那些十八九岁的小战士猛然见到我们这些路过的女兵,全都尴尬地捂着光头一溜烟钻进帐篷,那模样真是太可爱了。

2月13日,我院杜惠学副院长带着干部干事上前线慰问,到达南宁后,因开战在即,无关人员不得进入战区,只得从前指卫生部打来慰问电话,并托前指的车给我们捎来糖果和瓜子。几位家在本院的都收到了家里做的腊肉腊鱼下饭小菜。六人共享,那叫一个香哟!

2月14日,一个地方民兵连配属到我们野战救护所,任务是负责抬担架和警戒等后勤辅助工作。一到就立即开始搭建作为病房的茅草棚。

14日晚八时,又一支医疗队的到达令我们喜出望外。竟然是我们169医院的八位战友。和我同乘一列火车当兵的好友建平也在其中。他们将担任伤员后送任务。从而得知,由我们169医院组建的一支列车医疗队也在开拔,是专门运送伤员回后方的。得知我院有这么多战友前来参战,令我们倍受鼓舞。

15号一早,这后送组一分为二,季晓婷、臧新军、郭晓郁、许赤松转去了南坡,建平等四人留下,将和我们并肩战斗。当天下午建平就被所里指派去为一位抢救无效牺牲的侦察排长做遗体料理。

同时还进驻了一个汽车连,约有二十余台解放牌卡车,是负责接运伤员的。每一辆车头前都赫然插着一面白底红十字的旗帜。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以旗帜形式出现的红十字。这战地的红十字旗,给了我一种心灵的震撼。我不由驻足久久地凝视着。

人们只要看到红十字的标识,就会想到拯救生命,救死扶伤。这红十字最初建立的宗旨是为战争和武装暴力的受害者提供人道主义保护和援助的,这个起源在和平年代被人们知晓的程度恐怕不高。

1859年6月,一位名叫亨利·杜南的瑞士商人去意大利途经一个小镇,目睹了奥地利-撒丁交战时的索尔弗利诺战役。仅仅一天之内竟有约4万多交战双方的战士受伤或战死。他为那些伤兵痛苦挣扎的惨状而震惊,当即投入了战场救护工作。促动了良知的亨利在战后写下了《索尔弗利诺回忆录》一书并提出两项建议:一是在和平时期各国设立全国性的志愿伤兵救护组织,平时训练,战时支持军队医疗工作;二是签订一份国际公约,给予伤兵救护组织以中立地位。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亨利在欧州一些国家的君主和政府进行了长达四年的游说和呼吁。从此红十字运动作为一个国际性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开始运作起来。它体现了当今世界的人道与同情。

打过仗的人都知道,战场上一枪毙命者只占伤亡人数不到三分之一,绝大多数伤员的生命是靠救治来挽回的。战场的目标是相互杀戮,红十字的目标却是挽救生命。我们双手将承载着这沉甸甸的职责。

这战地的红十字,在白底衬托下,像殷红的血!

啊,看着这属于我们的战旗,神圣的使命感陡然在心头升起!

我们还注意到,一公里外向阳的山坡处已经有大批民工在动工挖墓穴修建陵园了。开战前牺牲的烈士也正在往这座陵园移葬。这才真正意识到战争的残酷和死亡的贴近,心情不由地沉重起来。

一切迹象都预示着大战在即。

(未完待续)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四)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我和惠京兰 身后是住过的帐篷及依稀可见的救护直升机

军旗下的红十字(之四)  ——我的中越战争亲历  (杜冬云原创)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越语战场喊话的小本子,我们学其中的第1.2.7

 

 

  评论这张
 
阅读(71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