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网易考拉推荐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2012-04-07 13:52:51|  分类: 综合整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正文由刘永亮、林巧玲、钟振英、林丹婷2010年创作;前言由博主编篡)

烟桥村离九江镇不远,驱车向西南行驶,不出5分钟就到了。这是公路边一个宁静的小村,一条河涌流过村南。

村外,河涌交错,流水潺潺,绿树成荫,荷叶繁茂,红棉灿烂,百鸟展翅,烟雾缭绕,斜阳映照。

村内,古祠老榕,青砖板桥,几许深巷,犬吠起伏,孩童奔放,如闻天籁。映入眼屏的,是一座座规划严整的锅耳屋,一条条青石板铺就的古巷,还有断壁残垣身世神秘的兰桂坊,砖雕石雕艺术璀璨的古祠……

置身其中,不禁令人浮想联翩:这里必定是皇权春风频频光顾的地方。

走马观花,便有不少可钦可点:


古榕诉说悠远历史
    村口,一棵榕树独树成林,八棵老树冠盖相连,枝繁叶茂,婷婷如盖,村民叫它“树祖公”。这棵榕树在上世纪20年代栽种,时至今日,主干外的七株都是村民将气根引至地面生成的。其货真价实的只有一棵老榕树。巨榕古祠,青砖板桥,荷叶繁茂,流水潺潺。凡有大事发生,烟桥村民就会从这棵榕树上引种一气根来记录历史性时刻:1945年日本军投降,平民老百姓得以重新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为纪念这个转折性时刻,村民从榕树上引种一气根;新中国成立时又引一枝;1982年为改革开放的形势所鼓舞,再引种一枝;1997年香港回归,1998年5月村子遇上大水灾,1999年澳门回归,2000年庆祝千禧年,这些年都引种一枝,这便是迄今老榕树所有枝干的来源。
     村民用类似结绳记事的古老方法,通过引种老榕树,把每一个历史性时刻记录下来。如今,古榕覆盖面积达数百平方米,每天村中老少都坐在树底下休憩纳凉。
    老榕树侧的荷塘,盛夏之时,荷花争奇斗艳,在阳光下散发出清新扑鼻的香味,古老的烟桥散发出勃勃生机。岸边设有一张石桌,几把石椅,一个鸟笼挂在旁边的树上,笼内的八哥叫个不停。村中老少坐在树底下休息聊天,不觉时间静逝,夕阳余晖散落,古老的村里又重归梦境。


宗祠展现岭南魅力风情
    烟桥村的历史,远远比这株“树祖公”长远得多。烟桥村早在明代正统十四年(1450)年就已开村。族谱记载:距樵麓十里以南,有乡贤、有画师,胜地英豪齐鹊起。计男丁六百余口,若举人、若进士,秀才文武更蝉联。此为烟桥村。
    榕树旁的“何氏六世祠”就见证了这个村子的荣耀辉煌。这是一座典型的清末建筑,灰白色的外墙,庄重大方,十分气派。砌在祠堂墙壁上的砖雕巧夺天工,风格繁琐而精致,白麻石门题额“何氏六世祖祠”几个遒劲的大字。何氏六世祖祠又称“播聚堂”,是烟桥村6间祠堂唯一保存的一间。始建年代不详,于清嘉庆十九年(1814年)在何文绮主持下重建,光绪十八年(1892年)重修,至今保存完好。大门梁柱上石雕、木雕、灰雕和砖雕搭配,样式乃清末典型繁琐而精致的风格,宗祠建造得十分坚固,据称瓦顶亦有五层,子弹亦无法穿透。
    烟桥村是由何氏家族聚居而成的,整个村落,便是一个大家族。清嘉庆年间任兵部主事的何文绮与岭南画派著名画家何丹山是最令烟桥村人感到自豪的历史名人。烟桥的很多事情似乎都与这这位历史人物有关。在他主事时期,因修缮南海顺德有名的水利工程桑园围出力有功,加员外郎衔。如今何六世祖宗祠旁的“郡邑乡贤”石刻,便是由当年两广总督张之洞向光绪皇帝呈奏,为纪念何文绮“入祀乡贤”而镌刻的。何文绮返回烟桥后,主持族务,重修六世宗祠,申建节孝牌坊,敦教乡人,振兴烟桥何氏,此后烟桥何氏更加兴盛。


青砖小巷灰墙画檐
    往北边走,就是兰桂坊。这是一间中西合璧的岭南建筑,建于光绪二十年。色彩明丽的西方雕窗刻镂与岭南古典民居相映成趣。
   沿巷青麻石走,巷口是一门楼,檐下绘有清代壁画,横额石匾刻有苍劲四字:烟南正道。显示其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走到新庄,便见一牌坊矗立于此——“旌表节孝”牌坊。该牌坊以花岗岩构筑,四柱三间冲天式,高5.42M,中宽6.95M,左右宽1.72M。右间刻有"百世",左间刻有"流芳",中间为"旌表节孝",竖刻"道光元年(1821)六月为处士何蕴斯之妻节妇何程氏建"。据何氏族谱记载,何蕴斯之妻程氏在其夫去世后克守妇道,守义四十年。其夫弟何文绮在京师为官,留下其长子给程氏抚养,程氏视若己出。其行闻于朝,道光元年(1821)文绮奉旨建坊旌表。该牌坊范围7.8平方米。“旌表节孝”的麻石牌坊后,“元巷”、“亨巷”、“利巷”、“贞巷”呈东西走向的四条巷道并列分布,每个巷子3间大屋,共12间,村民拆了旧屋建新房,如今也只剩下五六间幸存屋子的主人大多移居海外,散落在新加坡、香港、台湾各地。


烟桥正道道沧桑
    雨中的古巷显得肃穆庄严。沿着一条条古朴的石巷漫步,很容易让人感受到这石板之间沉淀的历史陈迹。小巷的两边,保存较好的老房屋清一色是古朴典雅的锅耳顶建筑,房基由整齐的方石筑起,约有一米高。许多小巷的入口处都有一个青砖筑起的小门楼,门梁上面刻有小巷的名字,比如亨巷、利巷。在小村的南北中轴线上,有一条石巷向南直通烟桥。这条石巷比其他的石巷明显宽一些,北面入口处有一个高大的门楼,上面雕刻有四个遒劲的大字:烟桥正道。门楼的屋檐下绘有清代壁画。出了这个门楼沿着一条巷子向东走,在村口可见路边树立着一块块石板雕刻的旗杆夹。据老年人讲,古人为表彰村人获取功名,常在祠堂前竖起旗杆。从一块树立着的旗杆夹上,记者在模糊的石刻中看到有光绪元年的字样


宗祠古榕相伴
    在烟桥桥头,有一座保存相当完好的祠堂,砖雕石雕艺术荟萃一身,门口赫然刻有何氏六世宗祠六个大字。走到这里,烟桥古村的神秘面纱在慢慢撩开。祠堂的左侧,布满青苔的砖墙上,保存有一道&郡邑乡贤的石刻,记载着一个故事:清代何文绮,1814年进士,官至兵部主事,被嘉庆皇帝授为奉政大夫,后经两广总督张之洞向光绪皇帝呈奏,获准,入祀乡贤。烟桥村很小,从南到北只有百米之遥。但翻阅该村族谱,却是名人辈出,比如清代岭南画家何丹山,现代画家何克敌;此外中进士、举人,或者旅居外地谋生而发迹者不计其数。该村的宗祠也是一个明证,据说原来有六间,如今保存下来的这一间算是规模较小的。。
   祠堂前有一棵茂密的古榕,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老树的虬根落地生长,又形成了六株连在一起的榕树。其中一簇树根垂下来,把一个古旧的香塔抱了个正着。


古村展现西关风情
    烟桥村的房屋充分吸取了岭南式建筑艺术风格,集中展示了岭南独有的古镇风貌。走进小巷,一排排青砖石瓦,让人即便在夏日也能感受阵阵清凉。据村民介绍,烟桥村大部分建筑都建于清朝,部分是明朝,建筑风格极具岭南特色,如独具特色的趟拢门。
    推开满是灰尘、久无人住的趟拢门,市民们惊喜地发现,里面还有少见的对流天窗。目前,村里大部分村民都已迁居他处或移民国外,留下的只是老人和无力搬迁的少数人家,所以很多老宅已久无人居,到处长满野草,有些酸枝家具还被偷去。虽然这样,烟桥村的断壁残垣依然挡不住浓郁的西关风情,昔日辉煌景象依稀可见。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烟桥——令人浮想联翩的故乡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