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网易考拉推荐

【老水兵原创】撕裂的水兵披肩 消融的军民误解(从军回忆录之八)  

2011-03-19 16:54:58|  分类: (老水兵原创)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撕裂的水兵披肩   消融的军民误解

                          ——从军回忆录之八

                                                                          老水兵

                                                                        

【老水兵原创】撕裂的水兵披肩 消融的军民误解(从军回忆录之八)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悠悠岁月,许多事如过眼云烟,只留下浮光掠影,甚至有些新近的事,也瞬闪即逝恍如隔世。而有的经历,尽管如秋叶露水般平淡无奇,却常唤起心灵的震撼或温馨的回忆。37年前的那场误会,便是如此。

  1974年盛夏,收复西沙群岛海战刚刚结束,为了提高海军战斗力,我所在的鱼雷快艇中队奉命急赴上海军工厂,进行新型武器装备的配置。恰巧我从海军福建基地新闻摄影班结业,不能同行。结业后,便匆匆捆绑背包,从战备值班点平潭岛火急火燎赶到福州,挤上火车前往。

   在又挤又闷的硬座车厢里,我和一名素不相识的陆军战友,主动帮助列车员拖地板、为旅客送开水,忙得不可开交。

   次日晚上八点多,终于到了上海。

   随着人流被拥出火车站,又随着人流被挤上公交车。尽管已疲惫不堪,但夜上海的繁华却令我精神亢奋倦意全无。车在闹市区缓慢前行,那五光十色、变幻莫测的霓虹灯,那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百货商场,那车水马龙、纵横交错的道路,还有那绿树环绕、月色映照的栋栋高楼大厦,像万花筒令人目不暇接。

  久违了,城市的夜景;久违了,和平的氛围!我站在车窗旁,兴致盎然地饱览多姿多彩的美景,贪婪畅快地吮吸令人陶醉的气息,仿佛融入世外桃源流连忘返。

  不经意间,我觉得脖子痒痒的,在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里努力扭转头,映入眼屏的,竟是偎依在少妇肩膀上那婴儿的小脸蛋,大概是被水兵服上蓝白相间的披肩和鲜红的肩章所吸引,婴儿努力伸出小手往我脖子上抓。小家伙细绒绒的头发还没长满,眼珠忽闪忽闪特有趣,尤其是那脸蛋,圆圆像红苹果,嫩嫩的像水蜜桃,小嘴一动一动想逗我说话,可爱极了。柔情在心底荡漾,我不禁伸手轻抚婴儿的小脸蛋……

   在我毫无觉察时,公交车突然急转弯,抚摸婴儿的手瞬间碰上了少妇的脖子。说时迟那时快,随着“流氓”的尖叫,我的肩膀被狠狠扭住,“撕”的一声,水兵服的蓝披肩被撕裂,公交车嘎然停下,车厢顶的灯全亮了。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人们的正义感异常强烈,四周乘客敌视的目光“刷”的一下全瞪向我。看清被硝烟薰污的水兵服、被海风吹皱的面孔、纯净无邪的眼睛,人们的目光从敌视转为怀疑。

   对儿童的爱抚竟然被误解为耍流氓,天大的委屈令双眼潮热,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同志们,嘎位海军小战士勿是故意的,侬是摸小宝宝的脸,车猛然拐弯,手才碰上女人的!”一位大妈抢先为我正名,凝重的僵局顿时化解。

 “没事了,没事了!”“大小孩逗小小孩,不用大惊小怪。”旅客们纷纷缓过气来。

   我诚恳地向少妇道歉后,对围拢的乘客动情地说:“我是刚从前线赶来上海执行任务的海军战士。入伍一年多,都固守在封闭的军舰和偏僻的海岛上,没有上过商店,没有坐过汽车,没有见过小孩;听到的只有敌机临空时刺耳的战斗警报声,看到的只有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闻到的只有弹药的硫磺味和军舰的柴油味。而无数前线将士,为了后方的繁华和人民的幸福,已经在艰苦环境下,舍弃家庭、夜以继日、默默坚守十多二十年了,甚至许多将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回到后方,就像回到自己温暖的家;见到群众,就像见到可爱的亲人!……”听着我娓娓的诉说,车厢里一片沉寂。

   少妇的丈夫忙内疚地说:“同志,真对不起!怪我不冷静,把您的军装撕破了。”少妇也频频点头,并微笑着把婴儿托到我脸前。

   我深情地轻吻一下那水蜜桃般的小脸蛋。

   顷刻,车厢响起热烈的掌声,“理解万岁”获得生动的诠释。

   在谅解、友爱、温馨的氛围中,公交车徐徐重新开动。

  “海军同志,您辛苦了,这边坐!”“这边车头看夜景方便,来这边坐吧!”

   原先拥挤的车厢,七八名乘客争先恐后为我让座,那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到部队后,我迫不及待地将此事公开诉说,战友们如身同感受,细细分享军民情谊。是的,只要获得人民的理解,我们前线将士作更大的牺牲也值得呀!

   那晚,我睡得特别香甜……

   37年过去了,上海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灿烂辉煌的东方明珠;当年那少妇伉俪,如今应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而那被我亲吻过的婴儿(不知是男婴还是女婴),如今也是中年人了。衷心地祈望他们健康幸福欢乐!

    如果那少妇伉俪还有那同车乘客,浏览我博客看到此文章,一定会记起当年那情景的。 

    但愿地球村的村民们,在理解、谅解、了解中增进友谊,让人间充满爱!

  (未完待续)

                

                            原作于2008年7月,修改于2011年3月18日

【老水兵原创】撕裂的水兵披肩 消融的军民误解(从军回忆录之八)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