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网易考拉推荐

【老水兵原创】外婆的澎湖湾  

2009-12-02 13:31:05|  分类: (老水兵原创)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婆的澎湖湾

                               老水兵

 

 夜幕徐徐降临,月光淡淡洒落,残叶随凉风飘逸……

  漫不经心踱入公园小树林,只听见自个儿沙沙的脚步声——可怜可敬的落叶,在终结生命之后,依然重重叠叠覆盖在路面,为游人铺设柔软的地毯。

  穿过小树林,片片银光映入眼帘,悠扬的歌声,陪伴湖面涟漪轻盈荡漾。

 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醉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

  哦,那是一首久违的歌,那是一首深情的歌。

  许是经历过曲折沧桑的岁月,许是离开了众目睽睽的岗位,我不由也轻轻哼唱:“……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踩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澎湖湾……”

  歌寓意,意转境,一幅充满温情的老少同乐图浮现面前。

 外婆”——温暖得如雪地篝火的称谓,顿时令我百感交织。

  敬爱的外婆,您已经远离我们三十七年了,现在可好吗?

  举目眺望,满天星斗,五十多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您搂着年幼无知充满梦幻的我,娓娓讲述牛郎织女的传奇。当我问为什么天上有那么多星星时,您抚摸着我的头发说:人老了,走不动了,就变成星星挂在天上,晚上给人们照路了。我又问:那星星也有眼睛吗?您笑着说:当然有,不然她怎么眨眼眨得闪闪亮呢?”……

  是呀,天上的星星就是故人的化身。

  外婆那颗星星在哪里呢?我不由仰首苦苦寻觅。

  哦,外婆生前很淡薄,自然不可能是光辉灿烂的明星,那颗忽隐忽现的泛着黄光的小星星,应是她老人家了。是的,外婆正在朝我高兴地眨眼,她看见思念的外孙了!

  此刻,我仿佛回到童年时和外婆居住的狭窄小巷。

  我三岁时,父母积极响应国家支援乡村教育事业的号召,从佛山市城区调到属下公社(相当于现在的镇)任教。由于我爷爷和奶奶那时已经去世,父母工作繁忙,离家遥远,我便随外婆在佛山市黄巷生活。

  和小学课本上描绘的一样,外婆身着布衣布鞋,头发向后收拢扎成圆髻,历经风霜的脸庞总是堆满微笑,每当做针线活,老花镜便架在鼻梁上。

  在外婆身边,我受到了无微不致的呵护,那时生活困难,外婆节衣缩食,总把好吃东西让给我,为我健康成长费尽心血。记得有次我生病,睡在床上只觉头疼欲裂天旋地转,是外婆冒雨抱着我跑去求医,而那时没有电话,父母亲压根不知道这事,待到妈妈星期天从乡镇学校回城,我的高烧已退……

  在外婆身边,我感受了市井民众间的真情,每逢邻家小孩哭闹,外婆便总要带些花生或小果品,牵着我去帮忙哄;遇有大人打小孩,则总是好言劝阻,让大人消气,教小孩知错认错;每逢我父母亲从学校带回农村土产,那怕几个芋头几只玉米,煮熟后都忘不了分些给邻居……

  在外婆身边,我还听到了许多充满神奇色彩和崇尚真善美的故事,最震撼心灵的是佛山祖庙“剖仔石”的故事,说的是:古时,有一富人家丢失一头鹅,怀疑贫穷邻家,便问其小幼童:“今天吃什么菜?”幼童口齿不清,复:“吃螺。”由于粤语鹅与螺发音相近,富人家便认定邻家是盗贼,将幼童捆绑见官。县令审案,也误听幼童供认吃鹅。幼童父亲为澄清事实,竟拿利刀当众剖开幼童肚子,顿时螺肉和鲜血溢流……听到此,我不禁痛哭,既为幼童的惨死而悲哀,也被贫家的气节所感动……

  在外婆身边,我认识了妈妈的许多娘家人,并得到表亲们的呵护。三舅父经营一家小当铺,三舅母则相夫教子女操持家务,我常随外婆去他们家,和表哥表姐们玩。在林场当会计的舅父和在市机关当干部的舅父尚未结婚,常常带些食品给外婆,自然外婆先给我这只"馋嘴猫"享用。有趣的是,邻居家一位当纺织工人的姑娘,后来竟然成了十舅母。还有,记不起哪一年了,一位长得很俊俏的大姐姐住进外婆家,外婆让我喊她"阿姨",说是我妈妈最小的亲妹妹。阿姨刚来时,老是哭,外婆就搂着她,轻轻地哄她。我妈妈从乡下回来,也抱着她哭。我觉得很奇怪,那么大了,咋还老哭呢?甚至连我妈妈也哭呢?后来,才知道外公外婆穷,为了让阿姨有饭吃有衣穿,只好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送给富人家了,解放后多方寻找才领回来。得知此,我也就主动跟小阿姨玩了......

  后来,我满6岁,到父母工作的南海县九江乡上东小学读书,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外婆,寒暑假才能享受她的关爱。

  又过了十年, 经过史无前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考验和洗礼刚满16岁的我,离开城镇只身到农村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用辛勤劳动所得的报酬,特意给外婆买了她喜爱的酥饼。外婆慢慢嚼着点心,那布满皱纹日渐苍老的脸庞上,毫不掩饰地洋溢着幸福和惬意……

  1972216日,敬爱的外婆走完了七十六年的人生历程,在众儿女、孙、外孙围绕身旁的慰抚下,安祥地合上了眼睛。

 外婆姓李,名考桃,广东清远县人,一位极其普通的家庭妇女,没有学历,没有职级,甚至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更谈不上有什么建树,但她平凡的言行,蕴含着中国人特有的善良、纯朴、勤劳等优秀品德,默默地启蒙了我。几十年以来,我努力做到:

  辛勤劳动,用体力和智慧在社会上站稳脚跟;

  勤奋好学,以仅有的全日制初中二年级学历,通过艰辛的在职自学,先后完成了高中、大学专科、本科的全部课程并顺利毕业,还获取了中级专业技术职称;

  与人为善,踊跃参加捐款救灾、义务献血等爱心行动;

  不贪不占,尤其是近二十多年,虽然曾在不同单位担任过要职,也曾多次遇到过敛财的诱惑甚至收财机遇,但能保持一尘不染无悔无怨,达到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

  往事如烟,月色朦胧,凉风中依然飘逸那首深情的歌——

 “……澎湖湾啊澎湖湾,外婆的澎湖湾,有着许多童年幻想,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写于2009年12月2日

  

                                               

【老水兵原创】外婆的澎湖湾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佛山市禅城区黄巷——1954至1958年我随外婆居住地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