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蔚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湖蓝的披肩,浅蓝的军舰……

 
 
 

日志

 
 
关于我

头发越来越稀,皱纹越来越密,应酬越来越少,上网越来越多,视线越来越近,思绪越来越远,声调越来越低,气质越来越高......

网易考拉推荐

【老水兵原创】祈望有来生 再续母子情  

2008-06-02 09:43:08|  分类: (老水兵原创)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祈望有来生 再续母子情                               

                                                           老水兵

(2006年8月《珠江时报》〈亲情伴我人生路〉专栏刊载、2008年9月7日《广州日报》〈老照片〉专栏重刊载)

 

引子:读书时曾听古文老师解字,母亲的“母”字那两点,一点是乳汁,一点是眼泪。我吸吮过母亲甘甜的乳汁,可是从没有见过她流泪。她那另一点究竟是什么呢?

数天前,当我深情地轻吻母亲遗体的前额时,悲恸中恍然大悟,那“母”字中另一点,分明是知识的滋润、是品格的感染、是气质的遗传!

我的母亲、“广东省军人好母亲”徐淑珍,上月刚过完九十大寿便含笑九泉。党政军企等各方均派代表参加其告别仪式;《佛山日报》、《珠江时报》于7月31日同时刊登图文纪念她,赞誉其品德和气质,如同其名——贤淑而珍贵。

而此刻,暂且拂去母亲身上因省级、市级等各种荣誉而笼罩的光环,我只想诚挚地表白:母亲含辛茹苦抚育我五十多年,尽管期间我有二十多年驻守千里之外的边防海岛,但其貌、其声、其恩、其德始终与我形影不离,并将永存我心!

 

                          【老水兵原创】祈望有来生   再续母子情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注:母亲时年22岁,照片上那神态宛如大家闺秀,有谁会想到竟是童工出身的小学教员)

 

母亲是美丽而优雅的,那旧照片拍于1938年仲夏,22岁的窈窕淑女,身段均匀,曲线优美,充满青春魅力,尤其那双秋水般远眺的大眼睛,充满聪慧,略带高傲。母亲酷爱读书,文艺的《红楼梦》、《西游记》、《家.春.秋》、《安娜.卡列琳娜》、《复活》、《巴黎圣母院》,政治的《矛盾论》、《实践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她都细细阅览,甚至重病中,还断断续续看些报刊。由于学识的陪伴,至满头银发的90岁暮年,唐诗宋词依然朗朗上口,如高山般激昂,似江水般流畅;举手投足依然恰到好处,如春燕般轻盈,似腾云般舒展。

母亲是聪颖而勤奋的,生于贫寒之家,12岁起做纺纱童工,14岁边做工边发奋读书,用3年时间就读完小学,随后白天任代课教师,晚上自学师范课程,居然通过县教育局考核,成为正式国立小学教师。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担任有1200多名学生的九江公社中心小学教导处主任。数十年视教育事业为崇高使命,为了培育祖国的栋梁,甘愿奉献慈母对子女般的满腔关爱,尽管和父亲要承担9口之家的生活重担,仍慷慨支助更贫困的学生交付学杂费。殚思竭虑,呕心沥血,终于成就了“桃李遍天下,栋梁布神州”的夙愿。

母亲是坚强而豁达的,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浩劫中,她和父亲均被打成“推行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当权派”,在投进“牛棚”、遭受“批斗”、下放农村“劳动改造”,蒙受不白之冤时,她没有低下过高贵的头颅,没有动摇过生存的信念。第一次被“抄家”后,她把祖传的首饰缝进枕头里,叮嘱我和妹妹“在紧急关头取出首饰回乡下投靠叔婶”。那一刻,我仿佛长大了许多。后来,当她和父亲经过不堪回首的磨难,终于获得“解放”时,特意领着儿女在阳光普照的大街上走了两圈,一路上母亲始终腰杆挺拔,不时用手指梳理被秋风吹乱的头发——那情景至今仍清晰可辨。

母亲是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从1962年至1977年15年间,她和父亲慷慨地把4个儿子接连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行列,并勉励他们刻苦训练,随时准备抗击侵略者,报效祖国,其中3个儿子提为军官。为此,母亲在1994年通过层级推荐和全省范围公开评选,以第三名高票入选,并通过省军区、省委宣传部等机关审核,荣获“广东省军人好母亲”称号。

 

       【老水兵原创】祈望有来生   再续母子情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1994年“广东省军人好母亲”受领荣誉称号时合影(左图前排左一是我母亲。自《南方日报》翻拍)

 

母亲是细腻而慈祥的。无论哪个儿女有头疼脑热,她教学更繁忙,都必定亲自测量体温,晚上陪伴于侧,半夜或喂药喂水,或擦汗更衣,熬得挺辛苦。儿女患病虽痛苦,然有慈母爱抚,甚是温馨,竟无视母亲之焦虑,故意小题大作。我就曾痊愈后仍说头很疼,为的是晚上能赖在母亲的身旁,让她片刻又用手背摸摸我的额头。寒夜中醒来,只见昏暗的油灯下,披着棉袄的母亲坐在床前,一边批改学生作业,一边盘腿紧压棉被,生怕我受凉。这才知道万分对不起母亲。虽然四十多年过去了,那时也真的是不懂事,只想多得到母亲的爱抚,但如今想来,仍然内疚难言。今年4月起,严重的肾衰竭令母亲不得不每周接受两次血液透析,且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窝越来越下陷。7月2日上午,从透析过程中醒来的母亲,吃力地撑开眼缝,断断续续地说:“文儿,你一定肚饿了,快去吃早餐啦!”母亲话未说完,我已情不自禁背转身,百感交织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仰望窗外的蓝天,仿佛看到那辽阔的海洋。十多年前,我们远航归来的水兵,总把军港比作慈爱的母亲,枕在她柔软的手臂上,几日几夜的疲惫片刻荡然无存,只感到无比的安全、淡淡的温馨……

儿女虽然都长大了、甚至也苍老了,但在母亲眼里,却永远是天真淘气的孩童!

令母亲欣慰的是,她的慈爱和教育没有白费,儿女都挺争气,有的数年前就已经担任共和国大校军官(军级待遇)、全国人大代表,完成了一项又一项国家级重大科研项目;有的任大学教授,桃李遍天下;有的任厂长,为社会繁荣屡建伟业;而我十多年前从海军上校正团职务转业后,亦率领企业团队,努力开拓创新;即使当普通劳动者的,也在平凡的岗位上勤奋工作。

          [老水兵原创]祈望有来生   再续母子情 - 老水兵 - 跨越辽阔的太平洋

                 1975年全家福(父亲时年64岁,母亲时年59岁)

母亲的身躯已化为一缕青烟,与白云相伴而远去。但她那高雅而聪慧的灵魂,却永留人间。

但愿真的有来生,那时我一定四处寻觅,继续当徐淑珍的儿子,而且再也不会装病累得母亲彻夜难眠了。

亲爱的母亲,您来生也一定仍然选择我吧!

 

                                                                                             永远是徐淑珍的爱子

                       含泪收笔于2006.08.01.23:56

 (后记:此文2006年8月刊用于《珠江时报》等,

    见 http://dadao.net/php/prtime/temp_news.php?ArticleID=32532 上月得知《广州日报》征用历史旧照片,便试着把先母70年前照片发往,报社编辑觉得非常珍贵,要求加以文字说明,我便将此文发往并声明已经刊载过。该报于本月7日B13版〈老照片〉专栏图文一并刊载。昨晚中秋夜,望月思故人,梦中会慈母,醒后泪满襟,真应验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祈祷慈母在天堂健康快乐并多回人间和儿女相会!————水兵2008年9月15日晨)

  评论这张
 
阅读(1707)|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